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53|回复: 14

【盖伦卡特同人】瓦罗兰大陆本不该有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26 13: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高中党新人一只(,,?? . ??,,)
第一次更文(,,?? . ??,,)大家捧个场呗啵啵啵
┑( ̄Д  ̄)┍好啦开更
快来眼熟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26 14:12:08 | 显示全部楼层
卡特琳娜,作为刀神杜卡奥的大女儿,拥有着诺克萨斯最高的威望,和最敏捷的身手。她从小对利刃情有独钟,又天资聪颖,十六岁就加入了诺克萨斯军队,十八岁成为前线指挥官,从那个时候起,瓦罗兰大陆对这位有“黑寡妇”之称的女杀手充满了敬畏。
      她也并非没有失手过,在她成为前线指挥官的第二年,她的一念之差使得军队白白牺牲千人不止,大将塞恩被掳,卡特琳娜心怀愧疚,在去抢回塞恩尸体的过程中,她的左眼留下了永远不会消失的伤疤。之后的卡特愈发性情孤傲,此后所有死在她手下的人,临死前的最后一眼,也只是她那张无怒无喜,只有冷漠的脸庞。
    当然,她也有亲近的人——父亲杜卡奥,妹妹卡西奥佩娅,还有泰隆。
     前两者作为她的至亲自然不必多说。而泰隆,就是那天在酒馆中身披蓝色斗篷的人,他本该是个隐没在乱世的流浪汉,五岁时他被一位刀客所救,可在艾欧尼亚只待了两年刀客就去世了,于是七岁时又开始漂泊,带着刀客留给他的刀刃,还有些许被传授的武功,他又流落到诺克萨斯。在一次被追杀中结识杜卡奥,成为杜卡奥的得力下属。
    杀戮成了他的爱好,他说他是没有感情的,没有心,更没有爱,他只相信利刃能带给他安全甚至温暖——利刃出于影,杀人于无形,这倒是和卡特十分相像。
    说起他和卡特琳娜……
    八岁时他告诉过杜卡奥:“我只效忠于你。” 可后来,不知不觉中,他成了卡特亲密的兄长、忠诚的守卫、也是蓝颜知己。   
    “泰隆。”
    “恩?”
     “德玛西亚此次来势汹汹,看来与弗雷尔卓德的契约他们也是志在必得啊。父亲如今不在诺克萨斯,我独揽大权却连自己有多大把握都不清楚,我真的很怕……”
     “可卡特琳娜是从不畏惧的。”泰隆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
     她嘴角一勾,看不出是愉悦还是无奈。的确,她从小自信、能干,从未这么优柔寡断过。
    “塞恩那种事情决不能再发生……”
     “我知道,卡特,是不会让那种事再次发生的。”
      忽然泰隆想到了些什么,在卡特琳娜耳边一阵低语。
     卡特眉头紧蹙,双眸微扬:“立即收手,撤得一干二净。”
      “那他呢,要不要派人盯紧他?”
       “他么……由得他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26 14:21: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月黑风高夜,街上只有星星点点的灯光,将军府在夜色笼罩下,格外朦胧,梁上偶尔几只黑猫跳过,愈显神秘。  
    盖伦夜探杜卡奥将军府,心中还不免有些忐忑,毕竟,无畏先锋团与人作战可都光明正大,是不需要这样躲躲闪闪的。
    他在外面不多做停留,翻窗跃进将军府三楼。
    本该戒备森严的府里,居然一个人都都没有。  
     忽然,他有种熟悉感觉——一只手从他身后伸出握住他的喉咙,只是这次,另一只横在他身前的手里多了一柄短刀。
    “盖伦,刺客,可不是你这么当的。”温热的气息吐在他耳畔,声音回荡在空荡的楼道里,这声音不如上次的低沉,而是充满了来自一个女人的玩味和挑衅。  
    “卡特琳娜小姐,让你久等了。”他神情自若,“可你不能拿我怎样,就算你在酒馆就想动手却也不能下杀手。”  
    这样利落的身手,太过难得,诺克萨斯,就属他卡特琳娜了。  
    卡特恨恨地放下手里的刀,靠在走廊边:“呵,当然,你既不乔装而来,又是只身前往,德玛西亚要是没对策,难道会舍得把大将军你豁出去?”  
    盖伦一笑,不置可否,转而正对着卡特琳娜:“你就这么想杀我?”
    卡特别过头去“傻大个,你是个很好的对手,但是,你也是个德玛西亚人。”她没有正面回答。
     “你怎么认出我的?”
    “你动手的速度,和你的手从我手里抽回去的不自然,都告诉我,你就是卡特琳娜。”
     “……”卡特有些尴尬的脸红起来,“呃,其实……”  
    盖伦二十岁那年成为无畏先锋团领袖,卡特十八岁那年成为诺克萨斯指挥官,到如今的五年里,两人交手过数次,稍有破绽,又怎么会被放过。  
    盖伦想,一个女人在诺克萨斯张狂至此,也就卡特琳娜一人吧。
      “这次倒是我不小心了。”她有些懊恼地看着地面。  

     他正视着她,猩红色的头发垂到腰际,黑暗中,左眼的刀疤给这张美丽的面容增添了桀骜不羁的色彩。这是他见过最倔强的女人,尤其在战场上,盖伦稍占上风卡特都会在苦练之后再下战书。他没见过她真的伤心,哪怕是那次他亲眼看着匕首划过她的脸庞,他也只见她疼痛的捂住左脸,眉头紧蹙,没有眼泪,只有不甘。
    如果没有那次的失误,她也许就不是现在这幅样子。可她说,没有那次的教训,就没有现在的卡特琳娜。  
    “很疼吗?”他盯着她的眼睛。
     “你说什么?”  盖伦有些恍惚,才发觉自己好像问错了什么。  
    卡特一愣,似乎意识到他问了什么,恼怒地转过身。  
    “我劝你收起来怜悯吧。盖伦将军,怜悯对我来说是世界上最令人厌恶的东西。”
    “卡特琳娜小姐,我……”  
    “趁我还不想杀你,你现在可以完整地滚出去。”  
    “那,后会有期。”

      ——“第一次战场相遇,我记得你大破无畏先锋团,踩着德玛西亚士兵的尸体,嘴角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红色的头发像是鲜血浸染过,在风中张扬飞舞。当你神不知鬼不觉穿过人群出现在我面前,当你举起匕首向我的胸口刺去,我就知道你会是个难得的对手,也是我今后唯一的对手,卡特琳娜,我一定会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26 14:40:20 | 显示全部楼层
qwq没人来顶顶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26 14:45:4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同德玛西亚人的善良淳朴、开朗阳光的性格不同,诺克萨斯人奔放热情,崇信着权力至上,虽然街上鱼目混杂,可终究也算秩序井然——毕竟谁也不知道,哪个打扮得不起眼的人其实就是个高层人物,在诺克萨斯,惹上个什么战士、将军才是惹上了大麻烦。诺克萨斯街上是各式各样的酒馆,都是各有特色,到了夜晚,灯红酒绿,热闹非常。  
    盖伦找了个街角不引人注意的小酒馆,只点了一杯白开水,便靠窗而坐。透过玻璃,他看到远处大概十多公里的地方有做紫黑色哥特式建筑,距离较远他也看不真切——毕竟和诺克萨斯打了这么多次杖,诺克萨斯城邦他也只来过一两次,稍作停留就离开了。
       “伙计,劳驾问一下”他叫住个店伙计,“我从乡下来,人生地不熟,我看远处那地方规模不小,你可告我那是哪位将军的府邸?”  
    店伙计打量他一番,不屑的说:“亏你是诺克萨斯人,这你都不知道?那不就是……”
     “那,是杜卡奥将军府。”  
    这声音低沉,说话者隐匿在暗蓝色斗篷之下,他身后还有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这声音气场十足,店伙计见势,不再说话默默走开。  
    不仅如此,这两个人的气场让盖伦也感到一丝丝压迫和不安。  
     诡异的气氛只持续了三秒,盖伦忽然感到后颈发凉,来不及回头,一只手已从他颈后伸出。出于本能盖伦迅速作出反应,向旁侧闪身,一只手护住自己的喉咙,一只手抓住那人猛地拽到身前—— 刚才还站在他面前两米的黑衣人,这时正被他拉着,这样的速度在德玛西亚只有薇恩和菲奥娜能做到。
    显然那人也是始料未及,深吸一口气调整好了姿势。盖伦余光分明看到那个蓝衣人向前挪动了几步,双拳紧握身体微微向前倾,这分明是要出手相助的样子。当然,对象显然不是盖伦,而是盖伦旁边这位。  
     黑衣人此时倒有些不自然,用力把手从盖伦手中抽回。
     “这位老兄不必惊慌,我只是想拿你手边那杯水而已——这儿是酒馆不是茶馆,诺克萨斯人可是从不在酒馆喝白开水的,我想着你这水总该有什么来头才是。”黑衣人声音很轻,似乎在回避什么。  
    盖伦若有所思一笑:“原来是这样。只是在下是乡下人,不懂什么规矩。不过是路上口渴进来歇歇罢了。”
     “刚刚多有得罪了。”说着,黑衣人转身欲离。
     “我有位故交倒是和阁下的身手十分相似。”  
     “哦?”黑衣人忽然怔住。犹豫了一下,说道:  “那,后会有期。”
     

      盖伦看着远处的杜卡奥将军府:
“来了……总要正式拜访一下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26 14:57: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月上柳梢头,本该是和谐美好的景象。 只是看这样子,家家户户门窗紧闭,街上只有星星点点的灯光。 看来德玛西亚并不宁静。
这事,还得从半个月之前说起——
    瓦洛兰大陆上人尽皆知,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水火不容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只是半个月前弗雷尔卓德抛出的一根橄榄枝把好不容易平息一段时间的池水搅得动荡不安。
    女王艾希急于寻找盟友平定丽桑卓的叛乱,自然,结盟这也并非什么好差事,损兵折将,说不定还会被趁火打劫。可是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心里一清二楚,德玛西亚背后有艾欧尼亚支持,诺克萨斯的盟友是祖安,现在双方实力相当,短时间之内谁也不愿意开战,可是有了弗雷尔卓德就不同了。谁拥有盟友更多,兵力更充足,谁就有了的主动权,和平与战争都只在主动方的一念之间。
    不过最让德玛西亚人心惶惶的,是在半个月前的三方会议结束后,德玛西亚高层接二连三惨遭暗算,谁都知道这事诺克萨斯会获得最大利益,也拥有最大嫌疑,可是谁都不能拿出确凿证据。
    听说遇难的七个人里面,四个被一刀割破喉管,连挣扎都没有,当场毙命;另外那三个,只有一声惨叫,就再也没有动静。
    民间如此,王室更是紧张。
     “眼看两个月后就是给弗雷尔卓德提交议案的日子,按他们这么杀,到开会那天德玛西亚岂不是没人能出席三方会谈了。”嘉文四世最近简直伤透了脑筋。
     “我说嘉文,你可不是这样消极的啊……”
    说话的人直呼嘉文四世姓名,顺声音看去,声音的主人眉宇间尽是器宇轩昂,这一身盔甲更是象征了尊贵不凡的身份。
     “哥哥的意思是嘉文哥你每次都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次也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这是个女声,轻快动听。 这女孩一头耀眼美丽的金发蓬松而卷曲,皮肤白皙,双眸灵动,这样华贵优雅又不失活泼可爱的女子,整个德玛西亚也就她拉克丝一人了。
    不用我说大家也都能猜到,那个被她称为哥哥的,是无畏先锋团的领袖、有“德玛西亚之力”美誉的盖伦将军。
     他显然对自家妹妹的插嘴显得颇为宠溺又无奈:“这丫头,真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我知道哥哥和嘉文哥都宠我啊~”她灿然一笑。 噫,
     众人皆无言以对。
     “咳”,盖伦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拉克丝刚才说的是啊,我想,我们是不是应该采取点什么措施?”
     “我正有此意。那劳烦你走一趟,探探虚实了。”
     “哥哥哥哥,我和你一起去!”少女有些着急地说,“你独自去诺克萨斯太危险了。”
    盖伦摸了摸拉克丝的头:“正是因为危险才不能带上你啊…何况这样的事,越少人参与,才会越安全。”
    看了看拉克丝一脸委屈的样子,盖伦故意凑近了些——
    “我可是听说皮尔特沃夫那个有趣的小黄毛来德玛西亚了呢……”
    少女睁大了眼睛:“你是说伊泽瑞尔!”
    盖伦点点头。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他上次还答应从恕瑞玛给我带有意思的玩意儿回来……那既然如此,哥哥……我就……祝哥哥一路顺风早日平安归来!”
    众人迎风凌乱。
    盖伦有些失意的挠头:这丫头啊,才见几次面就成这样,要不是任务在身,我可得好好和那个黄毛小子谈谈……哎我养了十八年的妹妹啊……想到这儿他也是阵阵心酸,嘉文无奈的摇了摇头
     “盖伦,盖伦?”   
      “ 恩?”
     “平安归来,注意安全。”
     “遵命,皇子殿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26 15:3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夜幕降临,将军府上已经是人来人往。卡特坐在会客厅中央,微笑着接受了各地使者送来的祝福——毕竟,这样可以名正言顺巴结诺克萨斯的事,何乐而不为呢。  
    她扭头看看站在一旁的卡西奥佩娅,后者好像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
  “姐,你不觉得他们阿谀奉承的样子很好笑吗?”她红唇微勾,眼睛里却充满不屑。
      “小声点,你心里知道就好。”卡特用手肘碰了一下卡西的腰,“你看,年年不都这么多华而不实的礼物。”  
    “可好像今年少了一份呢~”  卡特琳娜一愣,恍然大悟:  都快兵戎相见了,德玛西亚人再有绅士风度也不会在这种时候给敌人祝寿。
      “好累,笑得我脸都僵了。”卡特悄悄向妹妹抱怨着。
      “嘿嘿,更累的在后面呢!”卡西轻快的吹了声口哨,“来,请卡特琳娜小姐去参加化装舞会。”   
    其实父亲出的这个馊主意,她一开始是拒绝的,不过想了又想,她只需要不被人认出来就好,不必像往年一样在一群人的搀扶下踩着高跟鞋,还要面带微笑,生怕别人看出她有多笨拙。为了掩人耳目,她这次着实下了一番功夫。一身水蓝色的礼服与平日里干净利落的装束完全不同。她厌弃满身珠宝,所以礼服只在的裙边点缀了星星点点的钻石,腰间缠着一圈宝蓝色缎带。为掩盖标志性的红发,她特意带了金色的假发,宽大的面具又恰好遮住了脸上的疤。  
     这下,她不说,她就只不过是个贵族家的女儿而已,谁能看出那是卡特琳娜呢。  
     舞会开始,她只寻了个安静的地方,靠在椅子上,右手捏着一只红酒酒杯。
    “姐,你这脸上好像写了四个字。”卡西奥佩娅偷偷靠过来。
     “恩?”  
     “你脸上分明写着请勿打扰!”  
     卡特急忙用手推开打趣的妹妹,卡西只好笑着走开。
    卡塔琳娜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调整个坐姿,接着盯着酒杯出神,只是她总觉得有人在盯着她。她有些警觉地环顾四周,发现角落里有个男人,没有跳舞,好像在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
    “见鬼。”卡特扭过头,不想被人注意,“诶,你,带我出去透透气。”她招呼身边的一个女侍。
    她刚要逃之夭夭,却发觉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肩。  
     “这位小姐,在下可否请您跳一支舞?”他示意女侍者退下。  
     卡特死死抓住女侍者,瞪了她一眼。
      “啊……这位先生……我家小姐……我家小姐她不会……不会跳舞”女侍只好帮忙解围。
       “这样啊……”男人笑了笑,靠近了卡特,一只手拉过卡特的手,一只手把她耳鬓的碎发拢到耳后。
      “卡特,我知道是你。”他在她耳边轻声说。  细如蚊鸣的声音给了卡特当头一棒,她难以置信的回头看向男人:“你……”  
     高大的身形似乎不太适合正装,反倒更适合穿盔甲,金色的面具之下是一双深邃有神的眼睛,这双眼睛,好像几天前就见过……
      “盖伦?”卡特难以置信的惊叹。
      “那么……”男人满意的笑笑,抬高了声音,“可否,请这位小姐跳支舞?”  
     一时间不少人都看向这边,卡特感到箭在弦上,不容拒绝。
      “好……”她咬着牙,把手搭在盖伦的右手小臂上。  
     “这么好看的红发可要藏好,瞒别人或许能瞒天过海,可是对我来说……你也太不小心了。”
     “闭嘴……”她觉得自己穿上礼服整个人都变傻了,连做刺客的基本素质都忘得一干二净。  
     盖伦像是没听到,更放肆地揽住卡特琳娜的腰:“你不想让更多人认出你,就最好老实点儿。” 她恼羞成怒的用力踩了一脚盖伦,盖伦疼得眯起了眼睛,咬了咬嘴唇,凑到卡特琳娜耳边:“你很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杜卡奥大小姐办了舞会,还不会跳舞吗?”  
     她从来不惧丢了自己的颜面,可是“杜卡奥大小姐”这个称呼,就注定她卡特琳娜为杜卡奥家荣誉而活。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她想着,不得不安分了些。  
     忽然音乐响起,战场上无所不能的前线指挥官此刻却万分尴尬,手足无措。
    “作为德玛西亚的贺礼,我教你跳舞怎么样?”他不等她回答,就领着她走到了人群中“作为将军,我还真没教过谁跳舞呢。”  
     “哦?我难道应该感到十分钟荣幸吗?大将军?”她不屑的撇嘴。
     “那是因为,我从没见过不会跳舞的女人。”
     “……我现在要是带了匕首我发誓我一定现在就杀了你。”  盖伦不再理会,他拉过卡特琳娜的手,耐心的和她说着步法要领。  
     他觉得或许自己也并没有真的想教她跳舞,只是看着面前的女人一脸窘迫,他觉得好笑——他似乎很喜欢看她脸上奇怪的表情。
    “也许这样的表情只有我看过。”他甚至有些自私地想。  
     也不知卡特琳娜是故意的还是真的对跳舞毫无天分可言,高跟鞋时常落到盖伦脚上,她觉得有些抱歉,却又有些,心安理得。(?)
    “畜生……活该踩哭你……”   
   
     卡西奥佩娅颇为玩味地看着卡特二人,而卡西背后的男人,神情似乎却不轻松,舞会上的一切,他尽收眼底。  
     卡特,如果当时你就知道你后来的日子会为那个男人痛苦万分,你还会选择他么?  
      你本该安稳地做着你杜卡奥家的大小姐,可你为什么会为了他……        

     我记得你我交手的时候,总有人爱背后嚼舌根,他们说你我不像是在打架,而是像跳舞。说实在的,我那时就十分期待“黑寡妇”跳舞是什么样子的,那该很有趣。德玛西亚,本是没有为你准备贺礼的,这次我执意来为你过生日,只是我很想看你——看你出丑而已。  
     我那个时候坐在角落也只是在找你。我看到有个女人没有跳舞,静静地坐着,想事想的出神,女人发觉自己被看到的时候,慌张的要逃之夭夭,可穿着高跟鞋站都站不稳。  
     我就知道找到了你,那一刻,我甚至感到很有成就感,很高兴。   
     也许我仅仅是很想看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26 15:54: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26 16: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楔子)
也许我们本不该相见
本该为各自的信仰而献出一切
我们之间的故事若是平行线
就不会在相交之后愈行愈远
可若让我重新选择
我才不要选择错过你
因为我还是想要和你在一起
一直一起
瓦洛兰大陆是忌讳爱情的
但我不顾一切
因为我爱你
一直爱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7-26 16:37: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七)      
自从那天舞会结束,卡西发现自家姐姐一连几天不爱理人也不愿出门,只是闷在家里不停翻阅有关弗雷尔卓德的各种资料,听听探子传来的消息。     只是,偶尔会有自言自语。     
“魂淡??”     
“这个粗森?”     
“别让我再看见他??”      
这样的情况持续到了听人说盖伦已经回到了德玛西亚。     回到德玛西亚的盖伦算是喜忧参半。     
喜自然是不言而喻。   
“这一趟得到的情报实在是没有什么营养,诺克萨斯一切如旧。”他如实向嘉文禀报,只是并没有说到大闹将军府的情节。      
“杜卡奥没什么行动吗?”     
盖伦摇摇头:“他根本不在诺克萨斯。”     
“那他那个女儿,就是那个被称为黑寡妇的女人,没做出什么事吗?听说她最近过了生日,咱们没表示些什么,她也没怎样?”     
“她??似乎并不放在心上??”      
这就尴尬了。     
——听说前几天,德玛西亚最高检察院院长在街头暴死,以一种和前几个倒霉鬼相似的方式,连目击者都没有,就这么遇刺了。      
“其实,只要没有得到关于真凶的任何消息,我们就始终不能判断凶手是谁。若说是诺克萨斯干的,那检察院院长的死,也许是他们知道事情败露,而将错就错;若说不是,那就是真凶不知道德玛西亚的举动,所以照常而为之。”盖伦觉得事情有些棘手,“两种说法都说的过去,就不能做出决策,和正确的应对。”      
嘉文也是十分挠头:“当务之急,是把防守做好,不能再乱了。去通知下面,没有特殊需要切忌出门,出门让手下打起十二分精神。”     
早已经这么做了,嘉文也知道,这话形同虚设,敌在暗我在明,防不胜防。            
离到弗雷尔卓德进行三方会谈的日子愈近,就愈是人心惶惶,卡特也总是隐隐觉得不安。     
“听说德玛西亚的人已经出发了。”     
“嗯?泰隆,你来很久了吗?”     
“我们的诺卡萨斯第一女刺客什么时候这样不小心了,我来了很久,你竟也没察觉。刚才你看书看的正认真,没忍心扰你。”泰隆笑着摇摇头,接过了女侍正要端上的茶点放到卡特琳娜面前,“我们也该出发了吧?”     “可我还是感觉没有准备好??”     
泰隆担忧地看着她,她眼圈红红的,看样子几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人也清瘦了不少。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府外侍卫来报。     
“我不是说过了么,除非是什么重要的人来找我,否则尽管打发走就好了。”     
“可那人说?您此时一定想见她??”     
“她叫什么?”卡特琳娜有些不耐烦地转动着手中的笔。   
“她说她叫乐芙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 苏ICP备16036050号-1 )

GMT+8, 2017-1-21 06:06 , Processed in 0.085749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 2014-2015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